【争议解决方式】合同的争议解决条款你会拟定吗? (中港跨境交互判决执行篇)

【争议解决方式】合同的争议解决条款你会拟定吗? (中港跨境交互判决执行篇)

 21 total views

合同的争议解决条款时常为当事方忽略。无论是复杂的知识产权许可合同,还是简单的货物买卖合同,当事方往往在临近定稿时才开始考虑争议解决的方式,有时甚至未经实质讨论,便匆匆敲定。

合同的争议解决条款有多重要,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去协商、去推敲,甚至针对当事方的具体情况量身打造呢?先不论其他,单就考虑在内地与香港交互执行法院判决,争议解决条款便是至关重要。根据现时生效的《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当事人协议管辖的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2006年签署)(下称「《协议管辖安排》」)*,除其他条件外,寻求跨境执行的内地或香港法院判决的有关合约必须约定内地或香港法院对争议拥有唯一或专属管辖权(exclusive jurisdiction)。

香港法院最新案例

近日,香港原讼法庭在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Asia) Limited v Wisdom Top International Limited (高慧国际有限公司) [2020] HKCFI 322一案中,首次就非对称管辖条款(asymmetric jurisdiction clause)是否符合《协议管辖安排》下约定香港法院为具备唯一或专属管辖权的条款进行了探讨。本案中,涉案的争议解决条款虽然约定香港法院对争议具备唯一或专属管辖权,但同时亦指出出借人(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Asia) Limited)不受此条款限制且可以在其他具备管辖权的法域开展法律程序。考虑到出借人对管辖平台的自由选择权,香港法庭认为,针对出借人而言,涉案的争议解决条款并非约定香港法院为具备唯一或专属管辖权的条款,因此出借人无法根据《协议管辖安排》以快捷的方式寻求在内地执行香港法院的判决。

同时,香港法庭亦确认,如果是借款人(Wisdom Top International Limited)在香港开展法律程序,则对借款人而言,涉案的争议解决条款为约定香港法院为具备唯一或专属管辖权的条款。

标准化条款还是量身定制 – 何去何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