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寶」,還是「奪命油」?

「原油寶」,還是「奪命油」?

 21 views

上世紀80年代的社會氛圍,孕育出香港電影業最光輝的時代,當時的電影人能夠天馬行空,製作他們認為最賣座、最富藝術性的電影,並成功風靡全球!即使往後的幾十年,港產片在劇本和選角的自由上已一步步遭到收窄,可是,筆者認識的幾位遠在東歐波蘭的資深電影評論人、製片人,仍然每年留意著香港電影於全球各地獲得的獎項。對於全球各地的電影人來說,香港電影(依舊)還是必讀的教材,其中一部榮獲全球多個獎項的電影《奪命金》,屈指一數,驚覺已是接近10年前的電影了。近日,中國銀行(下稱「中銀」)於內地銷售的「原油寶」金融產品,據悉令客戶蒙受巨額虧損多達300多億元人民幣,於是他們紛紛集體訴訟、向銀行索償。此情此景,好比電影情節,也讓《奪命金》的一幕幕的再度浮現。

事件的緣「由」

在美國時間4月20號,西德州中級原油(West Texas Intermediate,下稱」WTI「) 5月期貨,於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收報-37.63美元/桶,歷史上首次錄得負值。由於中銀旗下的金融產品「原油寶」,是跟這個期貨產品掛鉤的,所以也一夕間跌入負值。碰巧,當天也是期貨合約在4月份的最後一個交易日,如果中銀沒有在當天前及早「轉倉」或「平倉」,便得強制以-37.63美元/桶去結算。不少本來持有「好倉」的金融機構,早已在20號來臨之前完成了「轉倉」或「平倉」,順利避免以這個低價格來結算「好倉」。結果,中銀在市場上作為「好倉」的持有人,在極少打算持有「好倉」的交易對手下,唯有承受史無前例的「史詩式暴跌」!

期貨產品是需要兩個相反方向的交易對手才能成事的。交易的一邊是買入「好倉」(預期價格升就可以沽出獲利)、另一邊買入「淡倉」(預期價格跌就可以沽出獲利),期貨交易才能夠完成。在今年4月份,WTI期貨價格不斷下挫,不少中銀客戶看見掛鉤的「原油寶」的價格已經很低,打算「撈底」搏反彈,於是在這個價位買入「原油寶」的「好倉」,渴望價格反彈回升後便可以進行「平倉」(即是在較高價位買入「淡倉」),但市場必須有願意買入「好倉」的交易對手。

其實,客戶資金並沒有真正移到境外交易所買賣原油合約,反而是中銀跟據客戶指示在境外交易所進行買賣。投資者登入中銀系統後,便可間接買賣期油合約,中銀主要就是從中賺取手續費和差價。這就是「原油寶」的操作。所以,在中銀可以說是「代表」其客戶投資在WTI期貨市場,客戶買入「原油寶」的「好倉」,中銀便會在WTI期貨市場上買入期貨的「好倉」;客戶買入「原油寶」的「淡倉」,中銀便會買入WTI期貨的「淡倉」。所以,中銀才是市場參與者,而不是中銀的客戶本身。

商品期貨合約的定義,是交易雙方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交收的某一項商品,此商品可以是大豆、玉米、石油、鋼鐵等等,有人持有「好倉」必定有人持有「淡倉」。如果以一個整體來看,期貨市場就只是一個「零和遊戲」── 贏錢的總額必定等同輸錢的總額。除非期貨的買賣家從事煉油、畜牧、船業、航空等等,購買期貨是有營運上的需要,比如鎖定購買價格,或做好對沖以減少原材料價格波動的風險,否則,對於其他投資者而言,每宗買賣都意味著一場「賭局」,而不論賺或蝕,「賭徒們」都終須在到期日前「平倉」。

發表回覆